20个人13个“中招” 船员:听说舟山来救我们了揪_主页
20个人13个“中招” 船员:听说舟山来救我们了揪
更新时间:2021-08-24
 

  香港恒指期货直播间。原标题:20个人13个“中招” 船员:听说舟山来救我们了,揪着的心才放下来

  第二批船员从离岸约1小时船程的“弘进”轮锚地,被接到码头进入救护车场景。拍友 姚峰 摄

  8月6日,巴拿马籍货船“弘进”轮发出求救信号,该船7月30日从菲律宾出发,20名船员中有13人先后出现发热等症状,滞留舟山海域。

  与此同时,舟山接获信息。8日启动紧急救助。一场抗疫防疫医疗救援,紧锣密鼓地展开——

  根据省市两级部署,舟山市迅速专设“弘进”轮救助指挥大厅,各项工作环环相扣地推进,找靠泊码头、找处置锚地、找换班船员;疾控人员、海关卫生检疫人员、拖轮和环卫船作业人员,救援队伍吹响集结号……

  8月9日深夜,11名病情相对较重的船员被接驳上岸。8月15日,第二批9名留守船员顺利登陆指定码头,至此,该船20名船员全部上岸接受救治。

  8月18日晚上,记者连线“弘进”轮首批上岸船员谢向海(化名)。他说“现在感觉好多了,检测显阴,听说马上可以出院去隔离点了。”

  这次救援也引发了全国网友的关注和好评。有网友留言说:“浙江不仅有共同富裕,还有‘共同治愈’。”

  8月6日,舟山市政府收到巴拿马籍“弘进”轮(载重吨4.7万吨)船东公司来函,有部分船员发热,请求进行救助。

  经了解,“弘进”轮上共有20名中国籍船员在船。7月2日至14日停靠印度尼西亚;7月26日至30日停靠菲律宾,7月30日从菲律宾出发,一路航行,因故停留在舟山群岛海域。

  回想起这些天在海上漂泊的日子,周明安的心情也从紧张到慢慢淡定。他回忆:当时看着身边的兄弟一个个生病,感觉下一个就会轮到我了,我曾一度感到绝望。7月30日凌晨,“弘进”轮装载煤炭从菲律宾出发,驶向目的港。当天夜里,船上一名机舱人员发烧;第二天,病症迅速“蔓延”至6人,且都为机舱人员。

  周明安回忆,6人的症状都差不多,刚开始嗓子疼,紧接着发烧、咳嗽、腹泻、呕吐,味觉、嗅觉消失,全身无力。“这很可能就是新冠!”他告诉记者,大家都心里有数。

  尽管如此,他们也在船上采取了必要的防疫措施。发烧人员除参加他人无法替代的工作外,其余时间在各自房间隔离,由专人穿上防护服后送饭。身为船上广播员的周明安播送了这样一则通知:“所有船员请注意!船上有感冒人员,为防止交叉传染,请大家自带餐具打饭,并把饭食带回房间食用!”上下楼走生活区以外的楼梯,进房间后立刻用酒精消毒双手、衣服、门把手,再用84消毒液拖一遍脚踩过的地……船员们都不约而同地采取有限条件下的“最严”防疫措施。

  8月1日至3日,船上又接连有3个人发烧倒下。至此,8名机舱人员全部“中招”,他们负责船上机器的运转,在船舶航行过程中发挥关键核心作用。船上的气氛变得越来越焦灼。3日,船舶抵达东海海域。

  8月4日,“弘进”轮上的情况变得糟糕。向来报喜不报忧的周明安给父亲打了电线个人发烧了。”

  张文华(化名)也是9名值守船员之一。“当时看着同船的兄弟一个个生病,感觉自己也逃不过。”张文华一度感到害怕、绝望,不知道还能不能踏上陆地,能不能再见到父母和妻子、孩子,他的孩子才上幼儿园。

  船上的同事老郭想到发视频求救,他手持身份证,操着福建口音对着镜头带着哭腔喊道:“船上共有20名船员,都是中国人……目前有13名船员出现发热情况,情况紧急……”

  8月6日,当船东公司的求助函件发到舟山市,舟山市政府随即着手组织人员、船只准备救助。

  8月8日上午10时30分,舟山市决定13时启动“弘进”轮船员紧急救助程序。

  根据省市两级部署,舟山迅速成立由副市长任组长的工作专班,并迅即指定船代完成“弘进”轮进口岸手续。随后,浙江省防控办派出了3支9人专业消杀队伍、2名专家。8月15日上午,4名来自天津的新风系统消杀专家抵舟后也将前往“弘进”轮。

  8月8日晚,舟山市疫情防控办制定了《“弘进”轮患病船员转运方案》。该轮于当晚20时30分起锚,8月9日1时20分自行安全驶抵指定锚地锚泊。

  “弘进”轮开始停泊的锚地虽在舟山海域,离一个县城不远,但县城的医疗条件无法救治这些船员,必须在本岛附近找一个相对安全的锚地,再把他们接到舟山本岛市级医疗机构救治。每天进出港和途经舟山海域的船只频繁,“弘进”轮实际吃水超11米,要找一处既能满足该轮吃水要求,又能符合警戒要求的锚地十分困难。最后,在离舟山本岛附近一个岛屿以东锚地总算找了一个泊位,拖轮正常航程需行驶约一小时。

  8月9日上午,舟山市启动水上、陆上闭环转运和集中管理工作。9日11时,舟山海关、卫健、疾控等部门人员登临“弘进”轮开展采样和卫生检疫。

  按照以往的正常接船程序,入境船员核酸采样等先由海关卫检人员登船采样,再把样本送至陆上的疾控中心核对检测。这样至少需要3天时间。这一次,卫健人员直接同步上船,即时核对,仅在15个小时内就解决原本需3天才能解决的问题。

  当天21时30分,经舟山海关、舟山市疾控中心“双采双检”,确定该轮16名船员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阳性。

  “这次海上转运工作与以往相比,应该说难度更大、困难更多。”舟山市港航和口岸管理局党委委员、市港航事业发展中心副主任锁旭东表示,首先是船只找靠泊码头难。染疫船舶载重吨为4.7万吨,装有4.2万吨的煤炭,因为舟山不是目的港,找不到合适的靠泊码头,只能在海上锚地进行处置,给采样人员和医护人员上下船、船员闭环转运都带来很大难度。

  找代理公司也很难。由于该轮涉及疫情,在舟山一时难以找到合适的代理公司;还有一个就是找换班船员难。由于船舶大多数船员染疫,要快速招募新的船员替换上岗难度很大。8月14日,本来换班船员都齐了,突然报告其中一个船员不想上船了,船员管理公司只好马上再去招募。

  尽管问题和困难很多,但各工作专班迅速梳理各环节流程,分头制定工作方案,倒排接进工作时间表,明确工作分工和各责任人,全力以赴,与时间赛跑。舟山市防控办第一时间指定了疫防管理最严、转运经验最足的人员转运专船靠泊码头,如登临“弘进”轮的舟山医院副主任医师王辉就于去年上半年去过武汉。

  港航部门落实了船舶代理公司、接送拖轮和拖轮专用停靠码头;代理公司指派最有经验的人员;拖轮公司指派全港最大最先进的6800匹马力的拖轮用于保障救助的多项任务,企业主要负责人做好船员和其家属的思想工作,消除其思想顾虑。各口岸部门第一时间“特事特办”。舟山海事局出动了5艘拖轮,全力以赴;舟山海关迅速组织了上船卫生检疫人员;舟山边检站快速提供了最快速无接触的船员入境通道。属地第一时间落实了登轮人员、拖轮船员和接送拖轮的封闭管理点,确保安全。

  8月9日深夜,因船上还有4.2万吨煤炭,11名病情相对重的船员下船上岸,剩余9名船员仍在留守。第一批船员等待下船时,正逢海上涌浪较大,因颠簸厉害,船只之间接驳难度大。前去接应的拖轮公司建议是否待第二天再接船员下船?舟山市气象部门马上报告,第二天风力加大,过驳危险性更大。于是,舟山市领导决定按原计划进行。经过两船船员上下配合,11名船员于8月10日0时5分均安全转移至舟山市定点医疗机构。

  今年32岁的张武(化名)也是“弘进”轮船员之一。他说,直到听说舟山政府启动救助程序,自己紧紧揪着的心才慢慢放下来。“舟山市政府很快接走了一批船员去治疗,还给我们值守船员送来消杀物资、防护服等。”张武告诉记者,此外,还组建了医疗救助微信群,群里有舟山、天津两地呼吸科专家,船员们只要在群里提问题,专家便会第一时间回复。

  第二批船员救助前,救助指挥部成员夜以继日一遍遍模拟推演救助程序,每一个节点衔接、每一种工具运转、每一项人工操作,每一道环节都不能有差错、有纰漏,既要保证操作安全、又要防控病毒感染。而且,这种海上应急操作没有先例、无经验可循,全靠自己摸索、创新。

  第二批船员之所以6天后救助,是因为新船员招募需要时间,而且那几天恰逢舟山海域大雨滂沱,不利于船只消杀。

  运送第二批船员的拖轮靠上舟山本岛指定码头时,码头的大喇叭发出祝福声。身穿防护服的9名船员依次走向转运的救护车,“弘进”轮轮机长黄源(化名)走在队伍最后一个,在即将跨入转运车时,他突然转过身朝着不远处的医护人员,深深鞠了一躬。

  “这里伙食好,住宿环境也好,我都长胖了!”8月17日上午,记者拨通“弘进”轮第二批上岸船员周明安(化名)的电话时,他已经在隔离点度过了一日两晚,“早起测体温上报,向家人报平安,吃完工作人员送来的热腾腾的早餐,现在正舒展筋骨……”

  于4天前记者第一次电话联系周明安时相比,此时的他健谈、开朗了许多,说话间,还不时发出阵阵爽朗的笑声。

  对于周明安和其他“弘进”轮船员来说,过去半个月,是这辈子都不会被忘却的回忆。周明安还计划带从未见过大海的女友来舟山看海,也看看这座让他重见希望的城市。

  定点医疗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8月10日接受救助的第一批11名船员转运收治后,病情均有较大好转,大部分船员的肺部病灶在逐渐缩小,除偶尔咳嗽外,均无发烧等症状,其中一名重症船员已于13日转为普通型。7名入院时嗅觉能力不佳的船员,现嗅觉能力恢复明显。首批11名入院船员中有3名在14日的核酸检测中呈阴性,其中一名于19日出院转移至隔离点。

  刚收治时,11名患病船员中1名为轻症,1名为重症,其余9名为普通型。“针对船员的自身情况不同,我们采取个性化的治疗,每一个病人都有一套治疗方案。”这位负责人介绍,考虑船员原先的一些基础疾病和身体状况,医疗团队根据新发现的病情会及时更新治疗方案。

  为更好地救助患病船员,舟山定点医疗机构特别组建了医疗救治专家组,由呼吸科、感染科、放射科、重症监护室等不同科室的专家组成,每天定时定点对患病船员进行远程医疗会诊。隔离病区的医护人员实行4个小时一班倒,实时对病人的生命体征进行监测,包括体温、脉搏、呼吸、血压、心率等。

  除了常规医疗救治外,该定点医疗机构还采取了特色食疗。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患病船员长期在海上生活,蔬菜的摄入较少,身体不同程度地出现了低钾低钠的症状。为此,医疗团队把舟山人饭桌上一道最普通的紫菜汤加入到病人每日的食谱中,并配合中药治疗。“紫菜在舟山是一种很常见的食材,富有多种维生素及钙、钾等微量元素,能有效补充人体所需。”他说。

  通过这几天的治疗,船员的病情都处于稳定状态。通过医护人员的心理疏导,船员情绪稳定。

  做CT、验血、医疗专家通过视频给每个船员进行远程会诊。20人中4名船员经再次采样检测,均为阴性。

  患病船员李文斌(化名)告诉记者,每名病患都由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照顾,每天早晚各一次验血、测温,血氧饱和度、心电图、肺部CT定时检测;此外,医院还为他们准备了中药和增强抵抗力的蛋白质粉。

  至此,从8月8日13时启动“弘进”轮船员紧急救助工作以来,舟山市先后出动人员545人参与救助,许多人通宵达旦连轴转。终于,舟山方面克服多重困难,完成了一场高难度的防疫大考,显示出“重要窗口”的责任担当。

  “去年3月至今年8月,舟山口岸换班离船船员2万多名。”舟山市政府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自去年疫情发生以来,对于目的港是舟山的船只,我们尽心尽力尽责做好服务工作。”

  8月11日下午,舟山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正在会诊查看船员CT报告。图片来源于舟山广电微信公号

  记者了解到,中国沿海多条国际航线经过舟山。舟山作为我国重要的口岸城市,这里是全国海上疫情输入防控压力最大、任务最重的区域之一。

  作为一仅有百余万人口的地级市,由于地理位置特殊,承担着海上疫情防控的繁重任务。“3个月前,我们就要求所有从舟山水路口岸换班上船的国际航行船舶船员必须打疫苗。目前,一些船东公司要求我们能帮助实施全员打疫苗,我们正在努力。”这位负责人说,海域港口防疫这道关,需要各个区域、各个目的港、全社会、全世界一起努力,各司其职。